叶飞被抓:市值管理内幕“爆料门”曾一天卷走股市170亿


9月24日,证监会发布消息称,近日配合公安机关开展联合行动,一举将“南岭民爆”“今创集团”“昊志机电”3起操纵市场案件的主要涉嫌犯罪人员抓捕归案,其中包括各方高度关注的叶某。

经查,2020年8月至2020年12月,刘某烨团伙以股票配资、委托理财等方式控制数十个证券账户,涉嫌通过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买卖等手段操纵“南岭民爆”股票,非法获利数千万元;叶某在明知刘某烨等人操纵“南岭民爆”股票价格的情况下,积极提供相关帮助及建议,为操纵市场创造有利条件,并谋取非法利益。

证监会指出,上述案件是证监会与公安机关合力查获的有组织实施操纵市场违法犯罪案件,反映了操纵团伙与配资中介、市场掮客、股市“黑嘴”等相互勾结的灰黑利益链条,是近年来证监会“零容忍”打击的重点违法类型。

据新京报等媒体爆料,其中的“叶某”,即为曾爆料上市公司市值管理、带来股市动荡的“大V”叶飞。

今年5月,叶飞因为曝光中源家居等上市公司“市值管理”黑幕,成为资本市场的“红人”。在5月15日晚上10点左右,微博用户“叶飞私募冠军直说”的直播间,一度吸引了超过43万人围观。

叶飞的“爆料”事件始于5月9日,其在微博上公开向上市公司中源家居“讨债”,称后者市值管理找的操盘方没有向下家(接盘方)及时支付尾款,而且因为中源家居股价连续下跌,参与其中的公募基金经理和券商资管损失很大,自己作为中间人已经难以向下家交代。

根据叶飞通过网络及媒体释放出的信息,此次交易的目的是有中源家居的操盘方试图找资金代持上市公司股票控盘,从而进一步拉升公司的股价。而叶飞只是整个事件的中间人,他的上家是申万宏源青岛营业部刘鹏,后者当时对其表示“这单业务非常靠谱”,但最终不仅自己没有收到中介费,自己找的下家公募基金和券商资管也迟迟收不到尾款。

也正是因此,叶飞还与一位叫做蒲菲迪的“操盘方”产生经济纠纷,并于今年年初在深圳福田一家酒店,因为叶飞“暂时保管”了蒲菲迪的银行卡与身份证,二人一起被带到了派出所。

尽管叶飞在私募圈摸爬滚打近二十年,但这次他还是失算了。在第一次与上述盘方见面后叶飞发现,中间人可能并不止刘鹏的上家、刘鹏和自己,对方给出的总的中间费价码也因此远远超过了这一比例。

而如果进展顺利的话,叶飞与蒲菲迪本不用见面,整个流程均为口头协议。有业内人士也向AI财经社透露,做市值管理的各方本身也会为了规避监管选择“物理隔绝”。但随着中源家居股价的背向而动、盘方尾款失约,叶飞已经难以向他找的下家交代。

除了中源家居,叶飞还在爆料中提到了维信诺、昊志机电、隆基机械、东方时尚等上市公司,并扬言要曝光不低于18家上市公司的类似内幕。

5月13日晚间,中源家居在收到上交所问询后火速回应,否认了所谓的“市值管理”。

所谓的“市值管理”,即上市公司实控人或大股东邀请庄家做高股价,然后再以回扣返点形式,吸引公募基金及券商资管接盘。身在局中之人,美其名曰为“市值管理”,但本质已触及操纵证券市场的高压线。因此,叶飞的举报也迅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5月14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就该事件答记者问时,明确表态将严肃查处以市值管理之名实施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行为。

尽管随后多家涉及到的上市公司否认了叶飞的举报内容,但这还是引发了股市的一阵“龙卷风”。截至5月17日收盘,11家被叶飞“点名”的上市公司再加上2家上市券商,总市值已经比上一个交易日蒸发了170多亿元。而截至今年一季度末,13家上市公司的股东户数接近80万户。

正如叶飞的微博名“叶飞私募冠军直说”一样,他的确是“私募冠军”出身。根据公开资料,叶飞从1994年开始炒股,2003年从事机构私募投资,还是CCTV证券资讯频道长期特约财经证券讲师,2007年获得“中国股市民间高手大赛”第一名。

2010年,奉徐翔为偶像的叶飞创办了自己的私募倚天投资,旗下产品“倚天雅莉3号基金”在2015年上半年实现了351%的收益率,被机构评为“阳光私募基金股票策略组2015年上半年度冠军”,同期其偶像徐翔只取得了147%的收益。

也是在这一年的11月,徐翔就因涉嫌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这是后线年股灾,叶飞旗下产品仍然取得了年内200%+的收益,达到了其投资的高峰。但在2016年股市熔断期间,倚天投资产品净值单月回撤就达到了45%,2019年倚天投资直接被注销。

叶飞的名声在资本圈也并不光鲜。2015年9月,刚拿完私募冠军的叶飞就开始开班教人炒股,而且对象还是一群高净值的EMBA学员。跟着这位明星私募上炒股课的结果是,不少EMBA老板巨亏亿元,而各位老板为这笔亏损缴纳的学费也不低,培训费动辄十几万甚至二十几万元。在其最近爆料微博的下方评论中,还有不少网友拿此事回怼他。

从公开信息来看,叶飞的资本履历并不“干净”,其在私募圈摸爬滚打20多年,对“拉皮条”的生意或早已轻车熟路。也是2015年9月,刚刚拿完冠军的叶飞就收到了证监会的罚单,由于操纵信威集团、晋西车轴、江淮汽车、奥特迅、中青宝等股票,被没收所得所有金额,并罚款1991.37万元,合计超过2600万元。

在事件曝出后的5月16日,证监会称,依法对相关账户涉嫌操纵中源家居等股票行为立案调查。对于上市公司及实控人、私募基金、公募基金等相关机构和个人从事或参与的,证监会将会同公安机关依法彻查严处,绝不姑息。

今年7月23日,证监会通报称,2020年9月至2021年5月,史某等操纵团伙控制数十个证券账户,通过连续交易、对倒等违法方式拉抬“中源家居”“利通电子”股票价格,交易金额达30余亿元,相关行为已达到刑事立案追诉标准,涉嫌构成操纵市场犯罪。

在事件曝出当时,北京时择律师事务所臧小丽律师曾向AI财经社表示,从叶飞的爆料内容来看,所谓的“市值管理”实际就是控制股价,如果坐实,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中间人、接盘方都将承担法律责任,而且不以是否获利为依据。另有法律人士指出,叶飞爆料并不完全等同于自首。现在看来,这一判断也得到了证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